<address id="zzvlr"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zzvlr"></address>

        特觀察 | “打工人”對抗“內卷化”的三種方法 2020-10-30特勞特(中國)

        最近,“打工人”和“內卷化”這兩個詞成為熱點,在當下的網絡語境里,它們其實在說同一件事:勞動者不得不付出更辛苦的努力,卻依然無望改善自己的處境。很多嚴肅的學者也加入到這場全民大討論中,讓我們拓寬了對這個熱點問題的理解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什么是內卷化?

        內卷源于美國人類學家克利福德·格爾茨(Clifford Geertz)1966年出版的《農業內卷化——印度尼西亞的生態變化過程》(Agricultural Involution: The Processes of Ecological Change in Indonesia)。他發現,印尼爪哇的水稻農業長期以來沒有發展,只是不斷地重復簡單再生產,無法提高單位人均產值,他用內卷(involution)描述這種現象,指一種社會或文化模式到一定階段后停滯不前,無法轉化為另一種高級模式。

        加州大學歷史學教授黃宗智1980年代在《華北的小農經濟與社會變遷》書中將這個詞翻譯成“內卷化”,后來又改譯為“過密化”,并運用這個概念分析中國的小農經濟,指出在人多地少的情況下,很容易出現勞動投入越來越高而勞動回報卻越來越低的情況,以至形成一個頑固難變的封閉體系?!皟染砘边@個生動形象的翻譯最近被廣大網友接受并迅速傳播開來,引起社會強烈共鳴。

        復旦大學經濟學家韋森在2006年的一篇論文《斯密動力與布羅代爾鐘罩》中則認為,最早提出人類社會演化過程中“內卷”問題的是德國古典哲學家康德,在《判斷力批判》一書中,康德把“內卷”(involution)與“演化”(evolution)相對照。韋森認為,在人類社會制度的變遷中,大致有三種“路徑力量”在起作用:即revolution(革命)、evolution(演進)和involution(內卷)。革命是不連續的、劇烈的變革,演進是連續的、緩慢的變遷。與前兩者相比,內卷是同一個層面上的內纏、自我維系和自我復制。

        學術界關于內卷的研究,內涵十分豐富。不過,最近網友熱議的“打工人”的“內卷化”,則是專門形容社畜們面臨的困境:投入更多卻無法獲取相應的回報,因為別人也在投入更多。比如,很多企業都在推行996式的加班,員工不得不工作更長時間——迫使你加班的不是老板,而是其他愿意加更多班的打工人。但是,無論是企業還是員工,并不能從這種額外加班中獲得好處,因為其他企業、其他員工也在拼命加班。就像孫立平教授在北京大學任教時所說,歷史上中國農民種田就像種花一樣,但是這種精耕細作、成倍的體力付出,提升不了多少產量。同是天涯淪落人,難怪互聯網程序員叫自己“碼農”呢。

        內卷是打工人的宿命嗎?不然。我認為,有三種方法可以破解內卷化:

         

        第一種方法:科技創新

        以小農經濟為例,如果用相同的種地方法,本來是一個人種一畝地,現在派出十個人還是種這一畝地,把耕田、澆水、除草、施肥、間苗、除蟲、收割、脫粒等各個環節把“工匠精神”發揮到極致,也不可能把畝產提高十倍,很難讓這九個人過上好日子。這就是明清時代中國小農經濟無法進一步發展的原因。但是如果當時能引入現代的農業科技,比如農藥、化肥、地膜、農機等,產值增加十倍是完全可能的。

        對于打工人來說,如果企業能夠實現重大的科技創新突破,那就不需要靠低水平地增加工作量來獲取那一點點可憐的增益了。比如制藥企業一旦獲得某種重大新藥的突破,公司股價立刻翻番,一款好的新藥可以養活企業全體員工十幾年。約翰·洛克菲勒創建石油帝國,起步是因為他率先研發出不會爆炸的安全煤油;安德魯·卡內基成為鋼鐵大王,是因為他慧眼識珠,首先引入英國的先進技術,將鍛造一根鋼軌的時間從2周縮短到了15分鐘;而通用電氣風光了一百多年,源頭自然可以追溯至創始人托馬斯·愛迪生發明的電燈,那可是劃時代的大發明。甚至,并不需要這么重大的科技突破,哪怕你比別人先掌握調制一種新配方奶茶的方法,也可以讓你的奶茶店在較長一段時間里享受技術紅利。


        第二種方法:管理創新

        企業并不是經常能實現技術上的重大突破,在很多行業,這種突破要十幾年甚至幾十年才能發生一次。管理創新,是突破“內卷”的又一利器。不少中國企業家在改革開放初期就意識到,管理創新也能帶來企業經濟成果的顯著增加,中國企業的落后,不僅僅是技術上的落后,管理上也落后于人。

        比如,1913年,亨利·福特受芝加哥屠宰場啟發,率先在福特工廠采用“流水線”的生產方式,這一創舉大幅提高了工人的生產效率,使福特有底氣把工人工資創紀錄地提高到每天5美元,把工作時長從每天12小時縮短到8小時,把原本社會底層貧困勞碌的工人變成了富裕有閑的中產階級,從而根本上改變了美國的結構。

        再比如組織制度的創新。1920年代,通用汽車公司收購了許多小公司,企業規模急劇擴大,產品種類和經營項目增多,而內部管理卻很難理順。20世紀最偉大的企業家之一的艾爾弗雷德·斯隆參考杜邦公司的經驗,提出“協調控制下的分權運營模式”理念,采用事業部制的形式改組通用汽車,極大提升了組織效率,使通用汽車在1930年代超過福特成為全球第一。

        有些企業管理者往往更相信硬核的科技創新,實際上,軟性的管理創新,威力并不亞于科技創新。比如美國的農業非常先進,幾個專業農民就可以管理十幾萬甚至幾十萬畝的農場,日子過得比中國的農民爽太多,靠的不僅僅是先進的農業技術,還有先進的管理能力。農場想要產生經濟效益,僅僅是高效生產這一環是遠遠不夠的,農民還需要和期貨交易所、金融機構、社會服務機構、產業集群緊密協調,環環相扣,這是我們目前還欠缺的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第三種方法:理念創新

        很多關注“內卷化”的文章,都注意到了背后有一個共同現象,“同質化競爭”。既然是同質化,就只能比拼要素的投入強度,更多資金、更多土地、更多時間、更多碼農、更多研發人員。你每天工作10個小時,我工作12個小時,他工作15個小時。這種同質化“軍備競賽”注定沒有贏家,所有人最后都是輸家。

        同質化的背后,是中心型的治理理念。所有人用同一個標準,擠在同一個賽道上,千軍萬馬過獨木橋,搶跑、吃興奮劑、無意的甚至有意的互相踩踏層出不窮。但是,如果人們能夠改變思考的底層邏輯,采取多中心的治理理念,內卷化自然就消解了。這需要理念的創新。

        比如黃宗智教授談到中國高校的內卷化,上級統一進行管理,無論上級最初出于好意制定的考核指標是什么,最終一定會變成無休止的令人疲憊的軍備競賽。假如一開始規定發表兩篇A類論文可以晉升,隨著“內卷化”的比拼,最后就會變成發表10篇都不一定能晉升,結果不再有人做自己真有興趣的研究,都在拼命輸出注水論文。但是,如果把管理的責任下放到基層的系,多中心治理,一刀切帶來的內卷化競爭能得到很大的緩解。

        再比如入學考試,東亞的中日韓以及港澳臺地區,都延用儒家文化圈千百年來的統一考試錄取,雖然“公平”,但是由于評價標準的單一,造成了考生的嚴重內卷。補習班鋪天蓋地,軍備競賽永無止境,學生和家長苦不堪言。而在采取“申請制”的歐美國家,由于每所學校的錄取標準不同,內卷化的情況要好不少。當然也有人說,哈耶普斯這幾所知名大學其實錄取標準越來越類似,逼得美國學生也開始“內卷”了,比如大家都考核學生“服務社會”,美國的中學生們就被逼得都去非洲扶貧賑災;考核“領導力”,中學生們就一窩蜂地創立社團,哪怕他們內心其實并不想做這些事。這當然也是一種內卷,但畢竟不是統一錄取,內卷的程度比我們好很多。

        華為剛剛公開了任正非最近在北京大學、清華大學、中國科學院等學校與部分科學家、學生座談的發言,題為《向上捅破天,向下扎到根》,其中特別說到教育問題:“我國每年有七、八百萬大學生畢業,加上中專生大約有一千萬,聰明人很多,如果允許差別化的教育,就是姹紫嫣紅。一二一,齊步走,同質化就缺少活力,就不易產生天才。世界有一個喬布斯就改變了移動互聯網。差異化就容易產生尖子,政策要支持少數人因材施教?!鼻蟛湃艨实娜慰偞碛萌藛挝?,他的話值得教育部門深思。

        在企業界,曾經大部分企業也都在同質化競爭。比如洗發水,在很長一段時間里,中國企業對洗發水的認知就是用來洗頭發的化工產品,幾塊錢一瓶,基本沒有利潤。你賣哪怕稍微貴一毛錢,消費者肯定不買。直到1990年代寶潔進入中國,告訴消費者,洗發水其實也是“多中心型”的,有柔順的,有去屑的,有滋養發質的,一瓶洗發水的價格相當于半個月的工資。這一波神操作不僅讓中國消費者目瞪口呆,也讓中國的企業經營者目瞪口呆,天量的利潤就這樣被創造出來,那個年代,寶潔是中國第一流大學生最向往的就業目標。

        寶潔的做法,背后是“定位理論”。1969年,定位之父杰克·特勞特發表論文《定位——同質化時代的競爭之道》,提出每個品牌都應該有自己獨特的定位,通過差異化進行競爭,而不是擠在同一個地方進行絕望的、無法退出的同質化競爭。他說:“要么你正確地定位,從而與眾不同;要么陷入價格戰,直至死亡。別無其他選擇?!?/span>

        如果企業依舊陷在同質化競爭的泥坑里,“打工人”的宿命確實就是“內卷”,無論你怎么努力,總有人比你更努力。而如果企業家能夠打破舊理念的束縛,為自己的企業找到一個與眾不同的定位,差異化誕生了,內卷就消解了,每個人的生存空間都變大了,不再“過密化”,千軍萬馬不再擠著過同一個獨木橋,而是百花齊放,各美其美。

        當然,還有比定位理論更激進的多中心治理理念,比如區塊鏈思想,它的底層邏輯是去中心、分布式管理,公開透明、集體維護,用技術手段實現徹底的人人平等,賦權于每一個人。雖然聽起來有點烏托邦的理想主義氣質,但是也不失為人類社會對抗內卷化一次勇敢的理念探索。

        理念的創新,比科技創新和管理創新還要走在前面??萍己凸芾韯撔?,仍然是遵守既有的規則,在既定的同一個賽道里,爭取比別人跑得更快。你仍然要擔心別人也學會這一套,比你跑得更快,最后又演變成無休止的軍備競賽。而理念創新則是要打破舊規則的束縛,形成開放包容的新治理體系,不止一個賽道,不止一個方向,甚至不止一個維度。正如杰克·特勞特所言:“更加努力很少成為通往成功之路,更聰明地努力才是更好的辦法。如果人人都往東,那就往西看能否找到空位?!?/span>

        打工人,加油!

        business-continuity-planning-develop.jpg

        相關推薦

        特勞特舉辦定位理論50周年全球盛典

        2019-09-26

        特勞特伙伴公司在上海成功舉辦了定位理論50周年全球盛典。自從定位之父杰克·特勞特1969年首次提出商業領域的“定位”概念以來,經過50年的發展,對全球范圍的商業競爭和企業管理實踐產生了深遠影響,世界眾多知名企業從這一戰略理論中受益良多。

        伙伴動態 | 閃送D2輪融資1.25億美元,持續鞏固同城一對一急送領先地位

        2021-03-30

        3月30日,閃送宣布完成1.25億美元D2輪融資,由順為資本、五岳資本等多家資本共同投資。

        伙伴動態 | 青花郎定位升級“赤水河左岸 莊園醬酒”,郎酒開啟“各具特色”新篇章

        2021-03-19

        3月19日,「郎酒莊園與世界級酒莊同行——青花郎戰略定位升級發布會」在郎酒莊園舉行,郎酒集團董事長汪俊林發布全面升級的青花郎戰略定位

        李湘群對話江南春:做企業,必須在認知的大樹下撿果實

        2021-01-21

        “定位之父”杰克·特勞特與艾·里斯合著的《22條商規》中專門有一條“認知定律”(The Law of Perception)——“市場并不存在客觀現實性,更不存在更好的產品。存在的只是顧客或者潛在顧客心智中的認知。只有這種認知才是事實,其他的都是幻覺?!?/p>

        媒體聚焦 | 君樂寶啟示錄:一場面向全球的奶粉大決戰

        2021-01-12

        2014年,君樂寶開始發展奶粉業務,君樂寶奶粉迅速占領市場,連續5年年均復合增長率85%,10倍于行業增速成為全球增長第一,2019年成為中國市場銷量領先的奶粉品牌,也帶領國產奶粉份額超過50%。

        媒體聚焦 | 抗擊新品牌起飛之后的三大風險

        2020-12-23

        12月16日~17日,2020創業邦100未來商業峰會暨2020創業邦年會在北京舉行,特勞特中國公司管理合伙人李湘群作了主題為《企業“起飛”之后……》的精彩演講。

        游戏试玩